Ridao、_回音

赖得一批

佣兵x空军 Eternal love. (二)

哎嘿嘿(º﹃º )这是咕咕咕了很久的Ridao

继续上篇吖

开学长弧

只能挤出一点点时间用来更文 抱歉哈orz

卡车小能手就是我

(记得点下面的小心心和小手手吖)

————————我是分割线————

        一个敏捷的回手侧击,她成功的躲开了身后人的禁锢。她呼了口气,拿起一杯香槟酒,优雅地笑笑说:“好久不见,在军区待了这么久,你的身手到是退步了不少,下士。”

        回头一瞥,只见奈布一身笔挺的军装,暗金色的花纹在军装上游走,肩上的上尉标志和数排勋章标识着他至尊的荣耀,身侧擦得铮亮的洛洛克手枪正幽幽地闪着寒光,含笑地看着她。

         “怎么还知道回来啊。在军区待上几年不是很好吗?放了我整整三次鸽子,我这个准夫人尊严何在?”

        奈布并没有接她的话,摆手示意一旁的侍从和调酒师退下,轻轻环上了她的肩,摩挲着她的呢绒斗篷,问到:

        “鸡尾酒怎么样?”

        “倒了。你要喝去楼下草丛里找去吧。”

        奈布的脸慢慢沉下来,暧昧地将气息喷吐在玛尔塔那细腻如雪的脖颈上,刺得玛尔塔一阵脸红,语气也乱了方寸:

        “你……你……干什么?还、还有人在呢。”

        下一秒,玛尔塔感到脚下一阵悬空,失重感顿时袭来,抬头对上了奈布那如星辰一般熠熠生辉的眼眸,

         “那又怎样?”

        “你!”

        “反正都秘密订亲了,还在乎什么”奈布一脸无赖地坏笑着,水蓝色眸子慢慢渲染上笑意,漫不经心地随口调戏了一句,却也使玛尔塔耳朵泛起淡淡红色。

        “这么快耳朵就红了吗。我可不想在和你上床的时候某些人直接昏过去。”奈布面对着身前的人儿开始耍起了流氓。

        “你!!真搞不懂我父亲怎么就看上了你这样的人…”

       尾音还未结束,却被他一口吃在嘴里。

       身体瞬间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未尽的语声淹没在满是情意的吻里面。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

       她茫然又有些愠怒的瞪大了眼睛:“你到底要做什么?”

        他玩味的笑了笑,深邃的眼眸里闪着丝丝光亮,慢慢地凑到她耳边说:“要做你。”她面上一热,刚要开口,却又被两片冰凉的带有烟草味的唇瓣堵住。

        只见他一个空翻,便从楼上跃了下去,轻巧的落在庭院前的草地上。找到自家的马车后,不由分说拉开车门,一个箭步冲了进去并利落的将门一关。仅留下暗金色的花纹如掠影般流转。

                                                     (fin.)

p.s:我真是个卡车小能手(被打)

最近翻了下以前的画
忽然看到这個
我画的第一幅素描
丑的一匹
(同学感慨:你画了那么久都莫得进步的呀
我:……)

佣兵x空军 Eternal love.

我!终!于!赶!出!来!了!

这篇Eternal love.就是之前跟各位承诺的甜饼鸭

分上下篇,整篇就比较长了。

这是第一篇,大概有1k字左右。

各位看官若是满意,点一下文章最左下角的那个小爱心和小手手八。

p.s.:这篇也是花了蛮久时间写出来的。留长评的都是爸爸呀。

——————我是分界线——————

      “刹那芳华,犹如指尖流砂。灿烂烟花,终究剪不下淡淡的伤感。看那满天的绚烂色彩。温暖。即逝。像青春最美好的样子。

        古道西风处,回看烟花淡。细想来,往事就如同不堪回首的烟花,毕竟曾经灿烂过。”

        玛尔塔身着淡咖啡色的裙装,敞领中衬着乳白色绸纱巾,别着一枚硕大的红宝石胸针。披着深紫色镶黑格呢绒斗篷,身材修长,仪表端庄。鬓珠作衬,乃具双目如星复作月,略有妖意,未见媚态,妩然一段风姿,谈笑间,唯少世间礼态。断绝代风华无处觅,唯纤风投影落如尘。眉心一抹妖艳的钿描殷红如血,傲似冬寒的独梅。她单手撑在远离嘈杂的晚会现场的阳台栏杆上,手持一杯红酒,一边观赏那遥不可及的新年烟花,一边轻轻摇曳着手中的红酒,观赏那绯色液体,在杯内轻轻荡漾。

        “那个家伙!今天怎能又放我鸽子?我堂堂贝坦菲尔一族的大小姐,竟然被他耍了三次。看我怎样教训他……”

       她赌气地愤愤想到。

       “难道我准夫人的身份还比不上区区军区里的小事?”

       随即,她愤愤地将那价格不菲的红酒灌入口中。酒香萦绕,感受自然之灵气,纯美之味,化作无尽缠绵,不为饮酒,只为陶醉。

       她把目光移向别处,将空的高脚杯递给身边的侍从。一品红酒之后,她那愤愤的心情也好了许多。直到——

       一名衣着华丽的调酒师手中拿着一个银质托盘,朝她走来。雕刻的璀璨华丽的银质托盘上,一杯装点华丽的天蝎宫鸡尾酒,一封密封的严严实实的烫金花纹的信。他那一只单片眼镜下闪着邪魅的光,声音低沉。

        “小姐,这是萨贝达先生给您送来的鸡尾酒以及一封秘信。”

        “奈布?”       

        她低低暗语一句,性感的薄唇微微翘起,好看的眉毛也略微皱了起来。

        “哟,看来他终于想起来我这个准夫人了。”

         拿起那只托盘上的鸡尾酒,她轻轻笑了笑。天蝎宫?他倒也是费了些心思。

        “不过嘛……”话锋一转,她转身回了一句,

        “都这么久了,他到现在还不知道本小姐不喜欢喝鸡、尾、酒!”

        玛尔塔随手漫不经心的摘下作为挂饰的樱桃,放入嘴中,轻轻的咀嚼。

        “嗯,是智利送来的新鲜樱桃吗?味道不错。”

        然后,他转身,从三楼阳台上,轻轻的伸手,把鸡尾酒从上面彻彻底底的倒了干净。仿佛没有看到调酒师那惊讶的神情一般,她随手又抄起了放在银质托盘上的烫金秘信,轻轻展开,看见内部那龙飞凤舞的手写花体,也认真起来——

        就在这时,他的眼睛被一双温热的,拥有着些许薄茧的手给轻轻蒙住。拉着他撞入那人的怀里。轻轻的感受着他身上烟草味的香气,

        “Yo.Long time no see. "

        “哟,好久不见。”

终于结业了!
我有时间写佣空甜饼了!
P1P2是奖杯和证书鸭
甜饼才写了一点点,我争取明天晚上发好了_(:3」
感谢大家一直支持我鸭!

我!居!然!可!以!用!手!机!
神奇的操作
感谢附加题救我狗命!
对了
白羽这篇文章总体看起来还不错
好像大家都挺喜欢的
感谢支持鸭
然后是之前说的甜饼的严肃问题.jpg
因为在外面上集训的缘故,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
写的很少,可能要咕一小会
也是抱歉啦
谢谢你们一直长久的支持鸭
我会继续努力的_(:3」∠

EMMMM……热度不到唉
才三十
不过为了感谢大家以及你们的肯定,会发一篇佣空的小甜饼
等着吧
可能会晚一些
先让我赶出来再说
(褥一手茂密的头发,不怂)

此刻堵在高速上的我要疯了
老子的甜饼还没写完呢
明天返校拿成绩 争取今天多写点吧
估计明天就不能写多少了1551

佣兵×空军 白羽(二)

1551,今天午睡睡过头啦,文没来得及发

跪求原谅啊

现在补发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这次二出来啦

希望大家喜欢

————————(我是分割线)—————————

        世界仿佛离她而远去,疏离,冰冷的黑色从四面八方涌来,如同黑暗之中的潮水,将她紧紧地包裹。

         无限的下坠,下坠。

         身体仿佛是要被撕碎一般。体内沸腾着的血液,仿佛要冲破血管。身旁紧紧缠绕着他的深沉而冰冷的海水,与血管炽热的沸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痛,很痛。

        她紧闭着双眼,薄如蝉翼的睫毛轻轻的颤动着。

        梦,深冗而晦涩。

        破晓之前,最是冰寒剔骨,江河素装,追寻着信仰的人啊,双脚拖拉着沉重的镣铐在寒冰之上踽踽独行。她如同朝圣一般,追寻那个古老的传说:在彼岸的山巅,能得到黎明的第一束光。

        身体早已沉痛得毫无知觉。她发现脚下的链子越来越轻,突然意识到脚下的链子也就是这一切的一切。她试图忽略它,开始向前奔跑,脚下就仿佛已没有束缚。

        突然,脚下的冰开始碎裂。远方的山峦开始模糊扭曲。

         世间的一切都仿佛在崩析分离。就如同那一滴透纸将散的墨,不复存在。

         仿佛又坠落到了另外一个空间。

         她醒来,发现自己在浩瀚的虚无之中。没有任何光亮也同样没有黑暗,她轻轻地摇了摇头,开始漫无目的的在虚无中走着。就在这时一种从未见过的光亮进入到了他那因久未合眼而有些干涩的视野,在那虚无的尽头。她轻轻抬起头,望着那仿佛遥不可及的光明,沉重的内心开始出现了一丝渺茫的希望,迈开早已因负重而沉重不堪的步子开始不停地奔跑起来,向着目标。这时他才感受并发现自己一直被铁锁所控的双脚,她轻轻停了下来,脸上毫无波澜地拿起铁锁摇晃了起来,坚固仿佛无法破坏,他抬头望望,看见前面似乎离自己愈来愈远的光明,突然嘶吼起来,不顾任何贵族礼仪,狂叫着像一头发疯的猛兽,并不断摧残着铁锁,然而却没有任何意义,她明白,即使抬起头来也看不见光亮了。悲叹着沉默了又突然朝天怒吼,尽管没有光明可还是有想着前方走着,就如同那世间不尽的轮回。

         这是一条永无止境的道路。枷锁与她缠绕不断,喉咙焚烧至沙哑至无法呼吸。前路突亮一束光亮,睁开雾茫之眼,用力挣脱枷锁,摆脱束缚,奋力向前推进,想要抓住希望渴望治愈,却被脚上冰冷之链拖住,慢慢……慢慢……再次回到深渊 ……

        整整过了两个时辰,玛尔塔才从从那半昏半醒的迷梦之中醒来。身体却忍不住的颤栗着。昏昏沉沉的他抬起头,向帐篷外看去。骤然间,她的睡意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抹鲜亮的苍劲的颜色,进入她的眼帘。将她拉回现实,与精神世界彻底抽离。

        那是那只鹰——奈布.萨贝达。

        以及一只颈背鲜红的碗口粗大的蛇。

        两人打的难舍难分。那只鹰的嘶鸣,一声一声全都历历在耳。

        她突然好害怕。

        此时的她因为毒性还没有完全过去,仅仅只能跌跌撞撞的一步一步慢慢走动,她不能给他添乱,更无法摸到,正放在背包里的那把勃朗宁左轮手枪来射杀那只可以弑人的蛇了。

        他害怕,他害怕失去她。曾经的欢笑,打闹,一切的一切都历历在目,一幕一幕在他脑海里如同影片一样连续不断的放映着,让他此时越来越害怕,她真的不想失去他。

       蓦地,那只雄鹰回头了。

       他看着她,脸上写满了不舍与悲痛。他长长的嘶鸣一声,似乎想要告诉着玛尔塔什么。

       他听懂了,他明白他在说什么。

       他想让自己,现在独自丢下他离开。

      “不行,奈布你给我回来!”玛尔塔大声吼叫着。

        在蛇转过来的时候,她是害怕的。

        那又能怎样呢?

        玛尔塔苦笑一声。

        她好像又为他添乱了。不过这样也好。给他带来这喘息的时间。自己身陷危险又能怎样呢?

        只要他仍安好……

        又是一声嘶鸣。玛尔塔亲眼看见,那条蛇伤了他。她看见,奈布的背上有一道清晰可见的伤痕。银色的绒羽参杂着猩红色的血迹,斑斑驳驳,使人无法移开目光。

        现在的他,几乎已处于劣势状态。他明白,他终会败下阵来,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他现在是在为她拖延时间。给她走的时间。

        通过战火的洗礼,她深谙这一点。每一堂的军事伦理课上都有提及这一点。当别人为了让你突出重围时,无论你愿不愿意,你必须走。否则不过是无故的增加伤亡而已。她知道这一点,但她也不愿意去这么做。但她明白,时间总归是有限的。她再怎么不愿意,再怎么想挽救,她也无法弥补这一份缺失。

        现在的她,只有马上走,去告诉别人。告诉别人这发生的一切,求来支援。才是唯一,有可能有胜利的方法。

        但这一别,很可能就是永别。

        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般大滴大滴滚落。她用手背拭去泪痕——

        “笨蛋,怎么哭了呢。你可是有着无数荣誉的贝坦菲尔上将。军人是不能哭泣的。”

        颤颤悠悠的他,拖着疲惫的步子,朝崖下走去。          
          快了。

          再坚持一会儿。只要一会儿。

        “要好好保重自己啊。”她在心里祷告着。

          迷失在迷雾中,找不到方向。

          无形的荆棘将玛尔塔缠绕,无法挣脱。只得观望着不远处的光明,那消逝在迷雾中的光明。手中赖以生存的求生工具,不知何时沾满了腥粘的深红液体。她望望手心处的一片狰狞的伤口,自嘲的笑笑。看来,辜负他的信任了呢。莫名的哀伤充斥于内心,无法释怀。已经不知道走了多久了,或许没人在意吧。

       再回到那里,已经是半个月以后了。

       悬崖上除了荒芜的石头,什么也没有,苍劲的雄鹰和那条巨蛇一同消失的无影无踪,是那样的干净彻底,仿佛一场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梦境一样。仅有一片白色的,沾着些许血迹的羽毛,横斜地插在了一片荒芜之中。它是那么刚劲,插在了那一片散乱的碎石的正中央——

        是啊,就像你一样呢。

      玛尔塔渐渐无力的瘫坐在地上。棕色柔软的卷发随意地披在肩上。她随手掐灭了烟:“是啊,就像你一样呢。”

     她颓废的笑了笑,流出本应带有温度的眼泪也变的冰凉。

                                     END

佣兵×空军 白羽(一)

是一篇刀子啦,

私设:奈布是一只雄鹰,玛尔塔是戴眼镜的

虐,慎点

未完,会有下的

(很快会发的,不要催我)

祝食用愉快鸭

ps:如果有谁愿意写长评是最好的啦

——————————我是分界线———————————

         大概是什么时候呢?

         玛尔塔点上一支女士香烟,拉开此时正处于凉爽夏天的北国窗户。

         是夜,入夏的雨,婆婆娑娑娜洒落在树的枝叶上,荷花的花蕊中,也落在了他的心里,一滴,一滴,轻柔的如同花朵的絮语。

        矗立窗口及目望去,这这座瑞典的小城里,昏黄的灯光,星星点点,湿漉漉的水汽盈满了天与地……

        独自感受着盛夏夜里,那为数不多的凉爽,在向下俯视流水般的车来来往往。

        伸手将眼镜摘下,一切线条与色彩霎那虚虚实实。迷离色的光片进了,又远了,循环而无尽头。此刻真真切切迷失在这街道,孤独就像潮水汹涌而来,只是沉溺其中无力挣脱罢了。

        她叹了口气,摩挲的胸前的白羽挂件,思绪随着延绵的记忆铺展而开。

        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当时,仍然处在最好年华的她,刚从连绵不断的炮火中走出来的她,作为一名空军上尉,深入澳大利亚的西部高原进行调查并为英国寻找合适的军事基地。

        在那里,她遇到了他。

        那只名叫奈布.萨贝达的坚韧的鹰。

        那是一个澳大利亚原住民的家里。几乎每一个家庭都会饲养一只雄鹰。

        在那位原住民的家里,她遇到了那只奇特的雄鹰。她对视着雄鹰冰蓝色的深邃眸子,从一汪冰冷的深潭里,她看到了洞悉这个世界的神情,就再也移不开眼睛。因此,她便和这只叫奈布.萨贝达的鹰解下了不解之缘。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

         她和那只鹰的关系也更加亲近,甚至好到了亲密无间,不愿分离的关系。有他的陪伴,玛尔塔的任务也就比预计早了许多完成,并没有遇到什么不顺。

        还有一天了,最后一天。

        一天过后,录取好调查的数据,他将要离开这里,离开这美丽的广袤的西部平原。虽是有些不舍,但他也必须听令,尽早回去,并把这一系列数据禀报给上级。他叹了一口气,心中百般无奈,但也却整理好了行囊,又带好了录取数据需要用的一些装备和设施,独自一人带着那只雄鹰,向林地里进发。

         一路上都十分顺利,没有遇到什么实际的,危及生命的危险。玛尔塔就随手采了几个樱红色的野果放进包里,打算给中午的午餐做些配菜

        但如果,如果要是她早就知道了那个结局。他一定,一定会把那害死他的那些野果,连根拔起,将每根枝条都扭断。然后迈着步子,头也不回的离开。

         是啊,就是因为那些野果。

         玛尔塔自嘲的笑了笑,随手拿起旁边的一瓶烈性威士忌灌了进去。高度数的烈酒顺着喉咙往下流淌的感觉,呛得她止不住的咳嗽起来,几乎都要流下眼泪。

         是啊,不然就不会失去他了呢。

         中午她们还在谈笑风生,玛尔塔很少见的,亲切的把那野果分享给了她在孤身一人的无助中,那唯一的伙伴——那只雄鹰。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那野果蕴含着不小的毒性。虽说久经战场,百经历练的她只是昏睡了过去,那只,常常翱翔于天际的强劲的雄鹰,也仅仅是有些神志不清。但这一结果仍使他懊悔不已。

        是啊,他为什么要把那些野果喂给他呢?

        不然就不会发生那种事了呢。

                                                                                 (未完)

懒癌晚期的我居然写文了!
预计下午会发,大概数了下3k左右
会分两次发
是佣空文鸭
如果正文在周一前热度到了70
会考虑写佣兵视角的鸭
感谢各位的阅读